參與人數已超過2億人次——網絡互助“低投高保”不能迷信

發布時間: 2019-12-13 11:15 | 來源: 經濟日報 | 作者: 江 帆 | 責任編輯: 李培剛

網絡互助計劃沒有法律保障,本身也不是保險產品。小額賠付可能還有保障,也比較方便,但如果碰到大額賠付,就可能要出麻煩。所以消費者不應對平臺保障抱太高的期望值。如果想真正轉嫁大病風險,還是要用保險的方法——

對大多數人來說,生大病絕對是一個在經濟上沉重且高風險的事。盡管現在很多人都有醫保和商業醫療補充保險,但大病治療依然是絕大多數中國人不忍直視的經濟問題。不過,近年來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巨頭,包括騰訊、阿里、蘇寧、美團、360等都觸碰過中國人心頭的痛,建立基于大病保障的網絡互助平臺,提供價格低廉的大病互助保障。

所有的網絡互助平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:門檻低,花零元或者幾元、幾十元就可以進入。一旦患病則可獲得10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的大病醫療保障金。無論是早一些的輕松互助,還是水滴互助,“花小錢治大病”似乎成了這類互助平臺的形象代言詞。進入11月份,百度系“燈火互助”以“0元加入保百種重疾”的口號也進入網絡互助領域。

據介紹,“燈火互助”可保輕度和重度重癥。重度重癥涵蓋惡性腫瘤等100種重疾,其中10歲至29歲的互助金額最高可達到50萬元。

更早一些的水滴互助、輕松互助規模繼續保持擴大。像水滴集團旗下已有了水滴籌、水滴互助、水滴保險;輕松集團則有輕松籌、輕松互助和輕松保。而號稱保險行業“余額寶”的相互寶最新數據顯示,目前相互寶成員數已經超過了8900萬人,也就是說大約16個人里就有1個人加入了相互寶。

為何如此受青睞

“網絡互助平臺實際上正好填補了商業保險的一些空白,這可以從供給和需求兩個方面來看。網絡互助平臺的價格非常便宜,消費者很容易購買到,而此類產品在商業保險中其實并不多,雖然現在有大病醫療,還有便宜的重疾險以及高額醫療險。但這些醫療保險價格仍然超過很多人的購買力。”對外經貿大學保險學院教授王國軍說。

他認為,網絡互助平臺初衷是想做相互保險,但按現在保險監管規則和法律,平臺受到很多方面限制,也達不到監管對保險的要求和標準,比如精算方面、產品設計和風險控制等,所以這種網絡互助平臺只能以互助保險的原生狀態存在。

據了解,正規保險產品的費用至少在30%左右。也就是說,在純粹保險費用之外還有30%的附加費用,這是因為保險公司有成本核算、利潤獲取、稅收等,發達國家同樣如此。但網絡互助平臺就沒有這么多費用,這就節省了成本,所以互助平臺有價格低廉的優勢。

在國外成熟的保險市場上,是沒有這種網絡互助平臺的,只有互助保險。這是因為其市場已發展到一定程度,“只要資本愿意來,有足夠的償付能力,公司治理良好,就可以提供保險,市場壁壘是不存在的。”王國軍說。

“將保險和互助分拆,這顯然是中國保險市場發展過程中的一種現象,目前還處于初級階段,市場又沒有建立良好的退出機制,監管需要防控風險,只能將這類平臺先擋在正規保險產品外發展。”王國軍說。

風險如何發生

方便和經濟,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網絡互助平臺。有數據顯示,參與這類平臺互助計劃的人數已超過2億人次。如此高速的膨脹,風險會不會正在逼近呢?

“最大的風險是沒有精算,風險控制不足,你不知道未來會有多少人參加進來,其中又有多少人可能帶病投保,這種逆向選擇的比例會有多大。目前平臺低風險人群占到絕大多數,這樣是沒有問題。但隨著總量的增加,高風險的人群也會增加。當高風險人群達到某個臨界點時,低風險人群就會被擠出這個平臺,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。因為這時賠付率會增加,交費也會隨之上升。低風險人群會因此覺得與正規保險相比不劃算,于是平臺最后剩下的可能都是高風險人群。到了這個臨界點,平臺就無法支撐了。”王國軍說。

其實相互寶最新公布的情況正在緩慢地印證這種潛在的風險。一是最近相互寶申請賠付的案例數隨著成員不斷增加開始攀升;二是相互寶表示,截至目前,相互寶成員年齡結構年輕,重疾發生率低于社會平均水平。從長期看,重疾發生率不可能一直處于平均水平之下。相互寶如此,模式一樣的其他平臺也不可能有例外。

北京工商大學保險研究中心主任王緒瑾教授則提醒消費者:“網絡互助計劃沒有法律保障,本身也不是保險產品。小額賠付可能還有保障,也比較方便,但如果碰到大額賠付,就可能要出麻煩。所以消費者不應對平臺保障抱太高的期望值。如果想真正轉嫁大病風險,還是要用保險的方法,用平臺的方式不太可能,而且風險還不小。”

風控手段幾何

如何規避網絡互助平臺可能遭遇的風險?王緒瑾認為,就目前看,互助計劃在大病保障上作用有限,僅可以作為正規保險的一些小額保障補充。他認為平臺首先要解決逆選擇,即帶病投保的問題;其次不能約定太高的賠付額,太高的話風險很大;再次要透明平臺信息,明確告知對消費者的保障事宜。讓參加者清楚平臺對保障能做到什么程度,哪些問題是解決不了的,以避免日后的爭議。

相比之下,王國軍更為樂觀。他認為網絡互助平臺是在摸著石頭過河,但并不是摸過去就拉倒了,而是可以邊過河邊搭橋。因為每個參加的人都帶來一份數據,這些數據積累起來就可以開展精算了,“比如說做了兩年后發現風險越來越大,這個時候就需要做一些改變,因為有數據,可以按照風險分成群組,將高風險與低風險人群進行切割,高風險高收費,低風險低收費。要有精算,產品的設計會更科學化。如果不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之上,只是一種滿腔熱情的互助理念,那是不行的”。他還認為數據最終會倒逼平臺往前走,通過降低現有風險,可以避免平臺走到臨界點上。甚至如果風險控制得當,最終平臺完全可以修成“正果”,成為保險市場上一支強有力的正規軍。

不過對于網絡互助平臺不斷滾出的一個又一個與保障相關的流量“雪球”,也刺激著保險公司紛紛聯手大的互聯網企業,比如泰康與騰訊,中國人保與阿里等正紛紛開展合作。“網絡互助平臺對保險公司也是一種倒逼,會促使保險公司經營模式向這方面靠攏,這樣雙方將逐漸在一個點上會師。”王國軍預言。

雖然并不是特別看好網絡互助平臺當下的作用,但王緒瑾也認為互聯網平臺互助計劃有些經驗值得借鑒和參考,可以幫助商業保險服務更有針對性。不過他特別提出,目前保險公司與互聯網平臺合作中,有一個情況值得高度重視,即有的公司為了獲得互聯網平臺的流量優勢,打監管擦邊球,比如銷售的產品與報備的產品不一致等,這很可能給公司帶來保險監管方面的風險。此外,保險公司在合作中不要單純被流量所綁架,為強調業務規模,而不顧效益。這是一種短視行為,會影響險企長期發展的質量。(記者 江 帆)

一级做人爱程全视频_2018日本一道高清国产_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